1200点券

背景故事
X

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。”

无论是蓟国燕都,或是燕京北京,这座古都从来都是华夏北地上最灿烂文脉之一,而天阙则是从中凝结幻化的古老文灵。

当燕昭王的黄金台被文人墨客赋予别样的意义与理想时,宏伟的紫禁城已傲然矗立于古都之上;从太和殿前的月台缓缓来到内廷的乾清宫,周遭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,天阙穿梭其间,耳畔却倏然回响着锣鼓锵锵,胡琴咿呀之声,将他抛至四大徽班进京的年代:水袖翻飞旋舞,皮黄的唱腔高亢嘹亮。

在那重重的花影、灯影间,天阙似做了一场又一场奇梦。

梦醒罢,他眼前换做大大小小的胡同,充斥着北京独特的市井气息:赶上秋晴,天阙便同人一道上茶馆叫碗茶吃;否则便听一段大鼓,投上几枚铜钱。但不论如何,只要走上京城熙熙攘攘的街道,他必定要听一路的“吆喝”。

天阙常说这北京好:熹微晨光映着紫禁城的红墙灰瓦琉璃顶;正午艳阳勾画的是九龙壁上的威武大气;半晚的红霞披在昆明湖与万寿山上;月上中天的华光照亮的是八达岭长城的砖石,天坛的金顶,十三陵的华表。

文脉荟礼上,天阙一开口,浓浓的京腔曲艺味,“您瞧怎么着”打头,最寻常的牢骚日常都变得有滋有味。独独他带的那一碗豆汁儿,众灵敬谢不敏。

对于天阙而言:北京,这座古老又年轻的城市,即便经受着历史洪流的冲击,也总能在新与旧之间找到最恰当的平衡点。

白云苍狗,又是一季磨盘柿的收获期,天阙却换下了长马褂,留起新式的鬓角,连看戏的台子也从草台换做了剧院,但京胡皮鼓、月琴唢呐奏出的照常是一出《群英会》。

百年之约将至,天阙不由哼起不成调的流水板:“新也好,旧也罢,定叫众人瞧一瞧,我推陈出新自有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