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动限定

背景故事
X

金陵含黛

“曾伴浮云归晚翠,犹陪落日泛秋声。”

他说她是唐王朝辗转流落于江南的余晖,唯有含黛知道:远在三国末年,她已懵懵懂懂,只待成长入世。

自吴大帝孙权在金陵建都,此后六朝,衣冠南渡,中原的人杰文采皆荟聚金陵。当北方中原的战火此消彼长时,“江南佳丽地,金陵帝王州”,金陵业已承担起华夏正朔的重责。

不过,含黛真正出落为袅娜少女的时代,正如那人所说,与唐有关。

她在后主“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”的呢喃中由金陵意象幻化为一个貌美少女。含黛长相是典型的江南女子,在金陵风雅的熏陶中,她举手投足,一呼一吸间皆透诗意。

含黛羞怯,宛如易碎琉璃,然而入世不久便要体会人间的生离死别,王朝灭亡。那时她初次参加“文脉荟礼”,眉目含愁,眼角清泪意外被那来自长安的男子瞧见。

长安,含黛默默念着,那是后主念念不忘的故国遗梦。

而那长安之灵只是轻拍含黛的发梢,告诉她:“王朝虽去,沧海桑田,然而文脉始终,便是华夏希望,相逢有期,不应有憾。”

华夏希望,含黛想到金陵,想到那在烟雨中朦胧的秦淮河,想到白鹭洲、桃叶渡……一时间恍然大悟。

此后数百年间,人世倥偬,有悲有喜,风雨飘摇,含黛却再未含愁哀泣,即便她与这座城市共同拥有着最为惨烈的经历,她也未懦弱退缩——金陵,与民族患难相共,休戚相关之密切。含黛便是金陵的化身,风雅荣华的外貌之下,却拥有着悲壮,坚毅的灵魂。

百代繁华皆过,新时代的“文脉荟礼”将至,含黛满怀着企盼,不仅仅是展望金陵意象的传承,更是为那南北相隔,百年未见之人……

“江南佳丽地,金陵帝王州。逶迤带绿水,迢递起朱楼。”